成都名校 · 我的名校

中國首部00后成長紀錄片:新一代終于不再爭著當官、賺錢、買房

2019-09-16 來源: 成都名校客戶端-成都名校網

2006年,紀錄片導演張同道的兒子4歲了,“他一度對我所有的提議都說不。”

這讓他陷入近百年前魯迅先生同樣的困擾:今天怎樣做父親?

這些出生于2000年之后的孩子究竟是怎樣的一代人?

柔柔的12年

抱著這樣的疑問,2006年,張同道開始跟拍幼兒園里的18個孩子,期間經歷沒錢開拍、攝制組人員離職、被學生家長、學校拒之門外的困難,一拍就是12年之久。

“父母們都曾經懷著巨大喜悅迎接孩子的降生,但是,隨著年齡升高,煩惱慢慢取代了喜悅:

孩子吃得健康嗎?讀的書有用嗎?上不上課外班?我的孩子將來能夠過上什么樣的生活?我想看到,在這12年的成長中,是哪些因素讓一個孩子成為這樣,而不是那樣。”

2017年《零零后》電視紀錄片在央視上映后,贏得巨大的反響,豆瓣評分8.2分。

今年,張同道拿出了此前“特意雪藏”的兩個孩子,將他們更精彩的故事剪成同名電影《零零后》,于9月3日上映,我們和張同道導演聊了聊。

張同道

01

40歲老父親的疑惑

我是張同道,今年54歲,是一個教書匠,在大學教紀錄片拍攝。業余拍了這部紀錄片《零零后》。

這是我第一部關于孩子的紀錄片,也是我最費心力的一部片子。曾經的紀錄片集中在歷史題材比如《世紀長鏡頭》,現實題材比如《居委會》和《白馬四姐妹》……

《零零后》的起因要從2006年說起。我的兒子當時4歲,我40歲。我發現,他有很多方面都是我無法了解的。

最明顯的一次是某個冬天的早晨。我洗完手,然后我讓他去洗手。結果他手一伸,他說:“燙!”我說:“不燙,我剛洗完。”他才4歲,卻非常嚴肅地看著我:“那是你的感覺,我覺得燙。”這個話就觸動了我。

這個話是我不敢對我的爸爸講的,所以我就很好奇,這新的一代人是什么樣的?所以我計劃要拍一拍幼兒園里的那些孩子,記錄他們的成長

芭學園里的孩子柔柔

沒想到這一拍就是18個孩子,12年。在中國這是唯一一部長時間跟蹤00后群體的紀錄片。

為了找到合適的拍攝對象,我們跑了很多幼兒園,但是絕大多數孩子都不符合我心中的樣子,他們太乖了。好孩子是很難拍成電影的。

最后我是找到了藝術家朋友李躍兒,她在實驗一種新的教育方式,辦了個幼兒園叫芭學園。

在園里孩子們近乎是散養的,每天在園里做些什么,什么時候做,和誰一起做,在哪里做,統統由孩子們自己決定。

兩歲的孩子就敢對老師說:“我有權利這樣。”老師只在孩子們做錯事的時候,出來干預一下。我覺得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,就開始拍了。


池亦洋的12年

02

兩個“問題”孩子

這部紀錄片中的兩個主角分別是池亦洋和柔柔。

假如在幼兒園有一群男孩,你看不到池亦洋是不可能的。因為他總是領頭,一會兒挖地道,一會兒上樹,一會兒唱國歌。身上披著紅色的斗篷,手上拿著一根竹竿,像個行俠仗義的大英雄。


柔柔的12年

你想忽略柔柔,也是非常難以辦到的一件事。她就像上帝撒落在人間的美妙音符。

假如你聽到尖銳的一聲呼氣,很可能就是柔柔。

她不愿意順從其他孩子在做的游戲,所以被孤立在外,經常哭。她太有藝術天賦了,唱歌、畫畫都不在話下。我們電影中的歌都是柔柔自己唱的。


小學生池亦洋

他們兩個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“好學生”,一進入小學就遇到了大難題。

池亦洋每天都是愁眉苦臉。坐在最后一排,天天手撐著臉,總是做不完作業,天天挨批。

我拍到過好多次他在那兒哭,那么一個富有男子氣概的男孩,突然變成了一個林黛玉。更糟糕的是,他的臉越長越寬,心情不好的時候人都變得難看了。


被數學困擾的柔柔

同樣,柔柔也陷入了煩惱中。她的數學不好,柔柔說數學就是她的地獄。

我非常痛心,哪兒出問題了?他們是壞孩子嗎?為什么那么光芒四射的孩子,現在就變成這樣?我想想,因為我們的評價標準就剩一條了,除了考試,一切都不算數

14歲的池亦洋接觸到橄欖球

03

大英雄與小天使的回歸

拍小學的這一段經歷是我最痛苦的,我一直在等待命運的轉機到來。

果然,當池亦洋遇到了橄欖球,那個自信的他回來了。

電影里有一重頭戲是一場國際橄欖球青年賽,中國第一次參加這個比賽。池亦洋就有幸被選入了國家隊,他算是里面技術好的,教練還讓他做示范動作。

那場比賽中國隊一個球都沒打進,但這也是意料之中的。在歐美,尤其是美國,橄欖球是從七八歲就開始打的,池亦洋才打了一年多。這個成績是可想而知的。


池亦洋參加國際橄欖球青年賽

在池亦洋五歲的時候,我們拍到了他帶著一群熊孩子們唱國歌。再也沒想到十年之后,又能拍到他唱國歌的場面,而且是代表國家隊,穿著帶國旗的服裝。

你看那張臉是不是已經很嚴肅,很成熟了?這是一個男人的成長歷程。

這個孩子身上那個燃燒的心始終沒有熄滅,他只是在某一段時間喪失了光芒。

他后來去美國讀高中了,因為橄欖球是在中國非常少見的一個運動,他想打進世界級的橄欖球比賽。

柔柔在國外念書

柔柔遇到的大問題就是數學,在中國上學,數學不好是不行的。所以爸爸媽媽為了保護她,就沒有走高考這條路。她就選擇了出去讀書。

柔柔去了美國之后,她的成績很快就變得非常好,五門都拿了A。關鍵她還教美國人數學。

但是柔柔遇到了社交的問題,連著遭遇了三個家庭要叫她搬出去

整體來說,美國人還是很好打交道的。但是,這有一個文化的差異。柔柔那時候才14歲,從來沒有離開過父母,她不太可能像成人一樣,做一件事情顧及到方方面面。

但是美國人從小把孩子當作一個獨立的個體來對待。我估計造成了一些誤會,這個對柔柔的傷害也很大。


柔柔與住家媽媽

但是今年春節后,我又去拍了她高中的最后一段生活,電影里是沒有的。那是她住的第四個家庭,她和這個家庭相處得非常好,一起做飯、聊天。“最后的是最好的”,柔柔用美國諺語寬慰自己。

柔柔不斷在反省自己:地球不是圍繞著你轉的,你要去想別人。有反省能力就是成熟的標志

她今年拿到了十個大學的offer,最終她進了普渡大學,在美國排名前五十。她選擇教育學,將來去幫助更多的孩子。

張同道與柔柔

04

紀錄片背后的故事

Q:一條 A:張同道

Q:是什么激發了您一拍就是12年?

A:2009年剪出來第一部幼兒園階段的電影時,沒有電影院愿意放。但是,一群媽媽到全國各地追著看,包場1500場。票房雖然不高,但每一分錢都帶著母親的體溫。

最關鍵的是2010年,我拍的最小的孩子要上小學了。我就特別好奇我這群孩子們進入小學是什么樣,我們墊錢又開始拍。

結果拍小學對我是一個極大的心理打擊。因為那么有個性、那么快樂的孩子,一進入小學,整體遭遇了一場冰風暴。

柔柔和池亦洋都滑入了人生的低谷,找不到前進的方向。這就決定了我更不能善罷甘休,所以我一定要知道這些孩子上了高中是什么樣,他們未來會是什么樣。于是,就又開拍……

“風景風景,新的風景,
我要呼吸一下風景”

Q:整個影片里,您最喜歡的一個鏡頭是什么?

A:柔柔站在山丘上,一個人開始作詩:“風景風景,新的風景,我要呼吸一下風景。”

當時看到這一段都把我給震撼了,這是一個5歲的孩子信口吟唱的生命詩篇。太美了。我太感謝我的攝影師能夠抓到這樣的畫面了。否則日后,柔柔也不會記得的。

Q:這部紀錄片拍攝的最大困難是?

A:這樣的片子第一個就是很難找到錢,因為按照工業化生產,我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做完,我也不知道拍完是個什么樣,我就只能墊錢拍。

第二個就是溝通,想盡辦法后,還是有學校不會讓我們進去。池亦洋的初中就一個鏡頭都沒有。防火防盜防攝制組,沒辦法。也因為這個原因,有幾個孩子就沒有繼續往下拍。

第三個,你要面臨人事的變化。這中間已經換了好幾茬人,從最早到現在就只剩我一個人了。還好我們現在組成了4、5個人的核心團隊。


拍攝現場

Q:很多孩子都出國了,這對你們的拍攝造成了很大的困難吧?

A:經費就上去了。我們接下來還要繼續跟拍孩子們的大學生活,預備拍四個孩子,他們在三個國家:中國、美國和加拿大。

所以我們只能挑選最重要的節點去跟拍。比如當時柔柔要去美國念高中的時候,我們一個攝制組在中國拍她去機場,我有一個學生剛好就在美國,就讓他帶一組人在美國機場等著她落地,這就接上了。

國外的學校就更嚴格了,不讓你進去。我就想辦法找美國的制片人,讓美國人和美國人去溝通。如果實在不行,我們就直接殺過去,現場溝通。

紀錄片工作者都是無所不能的。

Q:有什么斗智斗勇的故事可以與我們分享嗎?

A:當時柔柔被一個家庭勸走了,剛入住一個新的家庭,非常痛苦。那陣恰好我在洛杉磯,我就非常想去美國人家里去拍柔柔的生活。

我就看出來那個男主人的耳根子是比較軟的,就和他商量。他說他老婆會在30分鐘之后回到家,我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拍攝,超過時間必須走。

我們就迅速過去,就像電影中,柔柔在房間里寫作業,給父母打電話的場景都是那次拍的。對柔柔的采訪就在第二天找了個室內給拍了。

拍這部紀錄片,

對我來說就是場修行

Q:影片中,有沒有哪個片段是讓您受益匪淺的?

A:我們的教育缺乏的重要一環,是觀察孩子。一進入小學,所有家長都希望孩子成為“別人家的孩子”,標準都是同一個。

池亦洋是非常搗蛋的,搶東西、欺負人、很霸道。如果有這么一個兒子,可能很多家長會為此頭疼。確實幼兒園里所有男孩的家長都集體抗議,希望請走池亦洋。但是幼兒園園長李躍兒拒絕了。她說:“我認為池亦洋給孩子們樹立了一個男性的榜樣。”

她也沒有去打壓和訓斥池亦洋,而是對他說:“你不可以用暴力,用暴力去征服別人的人是沒有出息的。”沒想到的是,下一次幼兒園里起爭執的時候,池亦洋竟然學著園長的樣子成了調解矛盾的孩子王。

我就是希望大家能夠看到一個孩子在12年的成長中,哪些因素讓一個孩子成為這樣,而不是那樣。

張同道在拍攝現場

Q:拍攝的這12年,給您自己帶來了什么改變?

A:我是第一個受益者。像我們這代人,很容易成長為一個暴君式的父親。

我拍攝他們也是我自己修行的過程,然后我又把這些傳遞給我的兒子。尊重孩子,是我從拍片中學到的第一課。

孩子曾經吵著要彈鋼琴,但是學了1年就不想學了。換做以前我肯定不同意,這么貴一個鋼琴呢。但這次我說:“學不學是你的事,你自己想一想。”他很意外,結果他說:“爸,我再試一試。”又試了兩周,然后說:“我決定不學了。”

他媽媽很生氣,但是我同意。不能因為你買了一個貴重的玩具,然后就用這個玩具去折磨兒子。他從四歲就開始下國際象棋,現在還在下,如果他喜歡,不用催,他自己就想去。


張同道與柔柔

Q:在孩子身上,您有學到些什么嗎?

A:雖然他們只是孩子,可是我認為他對生命的領悟比我多。

我就特別渴望像柔柔一樣:“風景風景,新的風景,我要呼吸一下風景。”徐志摩也沒有這么好的詩,這是一個多么美好的狀態。

柔柔隨口都能說出一些很有哲理的話,比如她給她媽打電話,結果她媽沒接。柔柔說:“拒絕是人生的一部分。”

你看池亦洋,十五歲那次采訪的時候,他就說:“人生不光是什么買車買房娶媳婦。人生還有更重要的事情。”這個話我聽了我都很震撼的。

隨著年齡的增加,我越來越想重返兒童時代。老子曾經說過一句話“能嬰兒乎”,我們能夠有一顆嬰兒之心嗎?一個偉大的藝術家最后就是像嬰兒,看這世界一切又那么新鮮,又都那么有趣,這個世界是可愛的。

可是當我們成年之后,我們關注太多功利的東西,我們做了很多殘害生命的事情,還美其名曰奮斗。我不要這樣的奮斗,我也不要這樣的功利,我只希望我能活得更本真一點。

池亦洋近照

這代00后

Q:很多人認為這部影片拍的是“北京三環內中產家庭的00后”,不具有代表性,您怎么看?

A:大家想要看到一代人的全貌,我非常理解。

但一部電影不可能完成所有的事。我的力量只夠我拍身邊的00后,所以我也希望全國影像工作者能夠拿起攝像機,去拍你身邊的00后,最后搞一個00后紀錄片大賽。

Q:相比80、90后,00后身上有什么樣的特質?

A:2000年之后,是改革開放成果集中呈現的一段時間,中國人越來越有錢了。這個時候出生的孩子,他沒住過三代人生活在一起的房子,生下來就有車坐,他七八歲就環游世界。

他們的父母已經鑄造了一定的經濟基礎,00后們有了選擇的權利,也就更有個性。

當他們沒有被欺負過,也沒有經歷過窮困的時候,就不一定想當官,不一定想發財。人生有那么多好玩的東西,我打球行嗎,我下棋行嗎,我畫畫行嗎,我拍電影行嗎,我為什么非要去發財當官呢?

什么時候中國人不再爭著當官,不再爭著掙錢,就是發達國家。

我看到了這個苗頭。這群孩子長大,他對錢沒有多大的概念,他對權力也沒有多么深刻的渴望,這才是正常的一代人。當他再代表中國跟世界去打交道的時候,他是自信的

池亦洋的父母

Q:您自己也是00后的父母,對這一代父母您有什么樣的觀察?

A:00后的父母主要是70后和80后。我拍的這群孩子,父母都是知識改變命運的一代,他們經過考大學,獲取了一定的知識、能力,最終事業小有所成。

我拍的沒有一個富二代,沒有一個官二代。我們這都是靠知識獲得一定的生活資源的,他不太可能傳給下一代多少財富。所以他們才格外為教育焦灼,他就非常希望孩子能抓住自己的命運,能主宰自己的命運。

因為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,他們也有了選擇的能力。比如是上體制內還是私立的學校,是出國還是留在國內,是走應試教育還是走素質教育。他不會讓孩子隨大流,別人上什么我就上什么。

我要讓孩子有選擇的自由,有做自己最喜歡事情的自由。用魯迅先生在《我們現在怎樣做父親》里的話說:“肩住黑暗的閘門,放他們到寬闊光明的地方。”


張同道、院長李躍兒、池亦洋

什么是成功的教育?

Q:您提到00后的家長會更在意適合孩子的教育。那現在的學校教育是否跟上了?作為家長應該怎么應對?

A:中國教育這幾年發展很快,但是跟中國整體社會發展還是不匹配的。

現在的學校教育還是一年一清的,孩子到10歲必須學會某個東西,學不會就是差生。但每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。家長應該把眼光放遠一些,不要著急。某個小學三年級的知識點,當下掌握不了又有什么著急呢?

一定要鼓勵,讓孩子放松,自信之后,整個人就充滿了陽光,會學得更好。如果始終是在被批評,生命根本就打不開,最后自暴自棄,就廢了。

在很多家庭,孩子是受夾板氣的。老師批評完,回來家里,又把孩子給批一頓。孩子沒有活路,他那么點個孩子,他對世界的理解就這么大,他怎么辦。

家長得給孩子撐腰

在我的孩子念小學的時候,小學班主任搞了一個周日的語文班。我兒子一天不去,還天天催他去上課。

我很生氣,對個八歲的孩子來講,周日睡個懶覺是上帝賦予他的權利。早晨睡個懶覺怎么了,我要他是一個健康的孩子,我不要他是個天才

還有一次孩子忘記戴紅領巾了,老師讓他寫2000字的檢討。孩子壓力特別大,都不敢去上學了。我知道以后,就帶著他去找老師理論。我得給兒子撐著,如果我不站在他一邊,他那么點個孩子,他怎么有能力來對抗。

池亦洋近照

Q:您認為什么樣的教育是成功的?

A:說到成功,大家聯想的并不是一種東西。看看機場書店里那些“成功學”心靈雞湯,我們就知道心窮是一種無法救治的絕癥,長期的貧困與卑微迫使大家把金錢和權力作為成功的唯二標志。

有人問我,你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平庸嗎?我說能接受,我就是個平庸的人,憑什么不能接受孩子平庸。我要的是他心理的健康,身體的健康,他有自己喜歡的東西。

我并不認為一定要考到北大清華才是成功。一個把多數人都歸結成失敗者的理論,你認為它是對的嗎?這是個太野蠻的理論,這典型的功利主義。

很多人的失敗就在于,一輩子都想成為別人,我認為這是方向性的錯誤。每個人找到自己的位置,才是最成功的教育。我認為一個最好的老師,是幫著學生找到他自己,你是一個什么性格的人,你能做什么,你不善于做什么。

假如以后你在某一個行業,能夠做得很優秀,你把它當作命運的獎賞,那是意外,也沒啥了不起。人生當然還是要爭取,但爭取源于你內在的驅動,而不是為了別人、為了錢、為了所謂的成功去爭取

柔柔在跳舞

Q:您希望這部紀錄片能起到一個什么樣的作用?

A:這部電影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故事,我就想讓大家靜下心來,用九十分鐘的時間,去體會、體驗、體悟兩個幼小的生命,從幼兒到少兒,最后到青年的成長歷程。

不管你是誰,在生命面前,不可以不敬畏。當你看到一個生命莊嚴燦爛的綻放過程,對自己一定會有所觸動,對你的家庭,對你的孩子一定會有所啟示。不會有幾個人愿意花12年時間,去給你做一個90分鐘的項目。

所以,我把這部電影叫做“用電影寫成的一封家書”,給中國的家庭。我希望一家三口、一家四口,能不能選一個安靜的時間,我們去品味一下生命成長的歷程。有幾個家庭因此受益,因此有點啟發,我這電影就沒白拍。

Q:拍到哪一個節點會讓您覺得是時候結尾了?

A:再過一個十年左右,我們孩子28歲,從那時候接著再拍兩、三年。

等他們有了孩子,他們又把自己的孩子送進幼兒園,然后從他們的幼兒園拍到他們孩子的幼兒園,我可以再剪一個90分鐘的電影,就可以結束了。


版權歸成都名校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報料電話:18280222322  LB-cdmx

1938   0

分享到:
下拉加載
广东体彩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