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名校 · 我的名校

李開復:這可能是文科生最好的時代

2019-09-11 來源: 成都名校客戶端-成都名校網

李白的萬丈詩情讓我們有了“人生得意須盡歡”的千古絕句,聊表情懷;

蘇軾的深致理意給我們帶來“擊空明兮溯流光”的絕美風光,以歌自然;

丘吉爾最愛的事是跟奧斯卡·王爾德對話,一不小心得了奧斯卡文學獎,給全人類留下了珍貴的二戰回憶錄;

愛因斯坦實力演繹不會拉小提琴的音樂家不是個好科學家,“音樂和物理研究起源不同,目標卻一致,就是追求表達未知”;

喬布斯注重精神世界和世俗的距離,沒事就穿著破爛的衣服去印度,體驗東方的宗教文化。

可你卻告訴我文科無用、藝術扯淡。

于是,今天我就要戳穿一個根深蒂固、害人不淺、綁架人類已久的價值觀謊言。

1

文科生無用?

是工業時代最大的謊言

學好數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成績差的學文科,腦子笨的學藝術。要學就學理工科,要讀就讀商學院。

從小時候起,我們就一直被浸潤在周遭如此的價值觀輸出中,輕易地定義好壞與是非。而輸出者除了“理科好找工作,賺錢多”之外,似乎也并沒有能力給出更深刻的理由。

于是,太多熱愛吟詩作對、陽春白雪的有志青年,在老師和家長的淫威之下選了一條原并不屬于自己的道路。

你不得不承認,人是有磁場“適性”存在的。

有些東西,不適合終是不適合,若想活得舒坦,那顆壓抑在你內心的刺遲早要拔掉。

小編高中時有個校友,風流倜儻,一介才子。他當時在校報上發表的現代詩和小說連載,一度受到全校學生的廣泛追捧,幾乎是人手一份的課余讀物。

最是同學年少,最是意氣風發。

可偏偏其父作為本市頗有威望的醫生,很是看不慣他文縐縐的作風,且勒令他無論如何,必須學理。于是他在高二文理分科的時候,被迫讀了理科。

從此,他就像鳥兒失去了驕傲的華麗翅膀。每天無心向學,經常逃課,還在高三的時候因為打架斗毆而被勸退了。

最后的最后,他決定重選文科,重讀高二。現在的他,早已在一家國企的宣傳部門做得風生水起了。

荒廢了兩年青春,多走了兩年彎路。這究竟是誰的錯呢?

“文科無用論”這種固化在我們意識深層的思維方式,究竟又是如何而起的論調呢?

知乎用戶@云豆卷 在他的回答中提到:

現代人談論“有用”、“沒用”時,我們的標尺并不是它是否能促進人的完善的成長與自我提升,而是它在市場上的價值。詩歌、藝術、文化、教育,甚至是科學,一切不該被商品化的東西都已經被這個社會商品化了。評價它們的指標是:它能不能讓我找到工作?它能不能讓我賺更多的錢? 能帶來經濟效益的就是有價值的、“有用”的;在商品市場上賣不出去的就是沒用的。

而市場邏輯之下的有用無用,根本不該成為評價文學、藝術和美的標尺。

人類在過去的一兩百年,太多地被逼著走向了重理輕文的怪圈。

誠然,這是工業發展的必然。

上世紀末的工業革命讓人類迎來了“機器時代”,資本主義生產完成了從工廠手工業向機器大工業過渡的階段。

工業至上是社會的主要基調,一切圍繞著建工廠蓋高樓造機器,“理科神話論”自然甚囂塵上,而文史哲在這里確乎顯得多余。

于是,“文科無用論”不過是時代背景和社會機制的強迫性灌輸產物。

2

是人工智能的時代

也是文科生的時代

而現在,我們正在面臨又一場劃時代的變革。

當阿爾法狗擊敗世界一級圍棋手的新聞已變得習以為常,當Google、蘋果、BAT等頂尖互聯網公司早已在AI市場爭得你死我活,當任何一篇關于2017的預言與展望都離不開人工智能……

我們知道,人工智能的時代到了。

科技發展改變人類生活方式的又一個奇點到了。

李開復在奇葩大會上發表了關于人工智能的演講,他說:

未來十年人類50%的工作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,而正因如此,人類才有空間發揮我們的人文、文化、藝術、美; 人工智能是非常理智的,記憶力非常好,但他們真的不懂什么是美,什么是幽默。

是啊,人類被當作機器用了太久,而由機器人取代我們,幫我們處理繁瑣重復的機械性工作的日子終于來臨了。

我們何不樂得接受如此,而投身更多時間精力在藝術的熏陶、美的享受和情感的交流,這些人類絕對無法被代替的事情上面呢?

工程師、藥劑師、網頁開發師、證券交易員……當理科生的工作都可以由人工智能來做的智能時代來臨,文科生的春天還會遠嗎?

李開復還預言娛樂是未來很好的發展領域,而創意內容才是未來世界的主宰。

而他還投資了以奇葩系列視頻走紅的米未傳媒,足見他對內容創業未來走勢的堅定信心。

無獨有偶,今天刷爆微博的新聞是當紅小鮮肉鹿晗也正式進入創投圈,聯合清流資本新希望成立清晗資本,針對新生代文化消費內容進行投資,扶持年輕文化內容創業者。

3

柴米油鹽醬醋茶?

琴棋書畫詩酒茶!

有個流傳已久的段子是這樣的。

文化的重要性就在于:

當你騎著駱駝在沙漠中前行,你會道出“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”,而不是干癟的一句“臥槽,都是沙子”;當你看到夕陽余暉孤雁翱翔,你會情不自禁地想到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,而不是“哇,好多的鳥呀”;當你失戀時,你會感嘆“人生若只如初見”,而不是“藍瘦香菇”。

龍應臺也在談論文史哲的重要性時曾經說過:

了解文學、接近文學能 “使看不見的東西被看見”。

我們曾因太過在意社會價值,而忽略了太多看不見的美。

在內容為王的時代,越來越多的人們,愿意為優質內容買單,愿意為美好情懷買單。

內容產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商業風口,分答、知乎、喜馬拉雅......知識付費在越來越多的社群如火如荼地進行著。

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:

邏輯思維的創始人羅振宇在2017的跨年演講中指出:

同樣是茶,他們不再為柴米油鹽醬醋茶的茶付錢,他會為了琴棋書畫詩酒茶的茶而付錢。

如今的我們,終于可以有能力和自由不再只關心糧食和蔬菜,也關心一下大海、陽光和內心所愛。

寫在最后

如果“理科神話論”和“文科無用論”是工業時代的必然產物和天大謊言,那么在智能科技時代到來的今天,這一頁就應該被徹底翻篇、永遠say bye了。

藝術、詩歌和宗教的存在,其目的,是輔助我們恢復新鮮的視覺、富于感情的吸引力,和一種更健全的人生意識。 好比拿一面鏡子來照我們已經遲鈍了的想像,使枯竭的神經興奮起來。

堂先生如是說。

時代的大潮終將文科生推向歷史的風口浪尖,來證明,“百有一用是書生。”

你當然可以對此認同,或對此存疑,因為在這個時代,你擁有一切選擇的自由。


版權歸成都名校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報料電話:18280222322  LB-cdmx

974   0

分享到:
下拉加載
广东体彩11选五走势图